卟ling

按住想开新坑的自己

【瞳耀】逃避可耻但有用4

  *养猫日常,蠢作者并不太知道谈恋爱是怎么回事,但是对撸猫却颇有心得,所以就写成这种东西了
😭️
  展耀作为医生和教授的工作几乎没有偏正。这正印证了那句老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有时候,一天之内医院和学校两边跑,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为了避免在行路上浪费太多时间,展耀会尽量将自己的课安排在一天来上。

  展耀,诚治大学最受欢迎的教授。他的课向来座无虚席,甚至会有人自带马扎或者站在门口。原因有二,展博士的课知识量非常丰富让人受益匪浅,但是却带着年轻的活力,学说看法都十分新颖;其二便是,他的颜值暴击,无差别攻击不分性别。

  关于展耀的帖子在校园论坛的热度一向是经久不衰的。最初的是比较正经的说他的学术成就,间接表达一下不禁如此他还年轻帅气。后来,题目就逐渐变成这种风格:
  震惊!我暗恋我们大学的展教授,没想到隔壁男同学竟然也……
  统计学专业表示,数据显示暗恋展教授的男女比例处于均衡状态……
 

  从此,年轻的学子们用他们引以为傲的知识,走上了818的不归路。今天我也是展教授的脑残粉。

  今天展耀便是在上午下午都各有一节课。因此,中午他会在学校的办公室临时休息。

  前文已经说过,展耀极受欢迎。

  这种欢迎其实还有一个负面结果,那就是面对展耀学生们下课的问题格外的多,还均是下过功夫的。所以,每次展耀回到办公室,其他老师早已去食堂吃完午饭回来了,而展耀稍作休息就又要去上第二节课了。

  办公室的老师们觉得今天展耀很不一样。抽象来说,心情似乎很好,似乎整个人都沐浴在幸福的柔光里,笑起来周围似乎都有小花在转,十分好看。

  具体来讲,他的面前有一份精致的便当。营养充足,搭配均衡。保温壶里甚至有汤,煮成乳白色的鲜美鱼汤!

  他们直觉这不是展耀自己做的。然后,818之魂便再度燃烧――展博士,(也许)交(性别)朋友了!

  展耀最近生活的幸福指数直线上升。

  带着的就是猫被喂饱后的满足感。这个时候的主子脾气会格外的好,一副又乖又软的样子,仿佛从来不挠人。

  这自然都是厨神白羽瞳的手笔。

  展耀雇佣白羽瞳之后,虽然白羽瞳暂时住在展耀家里,但是展耀却是不怎么理人的。明明饭一起吃,住就在隔壁,药还是展耀帮换的,白羽瞳却愣是感觉他在被无视。这样的状况让白羽瞳有些不知所措,他希望更加的接近展耀。这种期盼如同慢慢升温的水,逐渐沸腾的被压抑在壶盖之下,只有实在压抑不住的一角会一下子迸发出大量的蒸汽,然后又迅速的消散在空气里。

  这种情况开始改观是在白羽瞳第一次做鱼,他看到展耀吃了一口,然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吃完这口鱼后,抬起头,用期待的眼神问他:“你会做,鱼汤吗?”

  “应该没问题,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跟我说,我试试看。”

 

【瞳耀】幼猫6

  蒋翎将资料送来后两人又是整理到了接近凌晨。小孩子的身体十分容易困倦,可是现在展耀却像是燃烧着什么,整个人竟显得有些亢奋。

  理清了!展耀抬头去看白羽瞳,目光灼灼,脸上带着一点狡黠的笑容。

白羽瞳有些恍神, 真耀眼呀,发现猎物的猫。

蒋翎查来的是全香港十年来的所有只能不了了之的人口失踪案。这些案件分布在这十年里看不出什么规律,甚至在偌大一个香港里称不上频繁。但是如果按照年龄分布来看就会发现,失踪人口集中于0到18岁和80岁以上。

  按照警察署的官方办案方式是看不出这些有什么案件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人口失踪属于常规案件,家属报案,小孩子的失踪自然被假设成诱拐和意外死亡等等可能。老年人失踪自然也是有种种理由的。

  但是,不正常的就是这像砍刀劈成的年龄数据。以18岁为界,18岁以下在法律是属于未成年人,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实际上,16岁就已经是一个心理普遍成熟的年纪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容易发生意外的年纪了。

  同理,老年人也不是只有80岁以上才容易得老年痴呆等疾病的。

  所以,这也印证了展耀之前的猜想――这不是许多不相关联的失踪案,而是一起大型失踪案!

“作案动机是什么呢?”白羽瞳一边翻着手中的资料一边说。

  “如此精确的年龄数据,”展耀又略一思索,说出了他心里已经酝酿许久的那个答案,“人体实验。”

  白羽瞳:“如果是这样,这个案件也许就不是只发生在香港范围内了。”

 

【瞳耀】逃避可耻但有用3

  再又为一位病人做完心理疏导和下一位病人的预约时间到来的间歇,展耀忍不住思考,他竟然就这样将陌生人留在家里了,若不是鬼使神差,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啊!不知道回去时他还在不在。

  说起来今天就先给保洁人员放个假吧。是的,我们养了猫的生活技能0级人员,就是靠临时工才独自生活而不至于将自己的房子拆了的。

  与此同时,展耀家里,今天意外的提前来打扫的钟点工,盯着对她打扫过的地方总是存在不满,甚至到了即使是处在缠着绷带的半残状态也要也要重新打扫一下才满意的白羽瞳看了一会儿,放下了电话。电话里的内容让她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是来抢饭碗的。算了,去下一家吧,赶快做完这该死的工作吧。

  展耀今日特意早早的结束了工作,回家时就看见昨天的病号在单手折衣服,还折的万分整齐,那是他昨天换下待洗的。

  他又简单的打量一番,今天家里出奇的干净。许多钟点工不会去管的边边角角也都被细心的打扫干净了。

  此刻白羽瞳看着回来后好奇的打量自己的家复又的看着自己展耀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这种冲动也许在昨天就已经产生了,一种心血上涌的想为眼前这个人做些什么,想让眼前这个人为自己露出笑容的温和而热烈的冲动。

  “我叫白羽瞳,现在失忆了,你愿不愿意雇佣我来做家政?”他特色的愉快时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而说话的方式也止不住的带着对喜欢的人说话才会有的一种能温暖人心的东西。

   展耀愣了一下,问:“你会做饭吗?”

  “会。味道应该还不错。”

  “好。”

  命运是相遇。

 

【瞳耀】幼猫5

  国庆节就是,警察不放假!
 

  此刻值班的蒋翎当真是已经昏昏欲睡了。sci的超智能电脑实际上也是警察署最优秀的技术人员,她的工作自然是从来不会少的。加之天生的渴睡属性,此时更是在梦境的边缘挣扎。

  “蒋翎~小白做的晚餐给你包了一份。”蒋翎动了动耳朵瞬间清醒了过来。

  “展博士!你可真是人民的好上司!”然后一边眯眼媚笑,一边双手接过便当。

  她刚要打开盖子,又忙补充一句:“白sir,我其实刚瞌睡。”

  “没事,我知道你工作辛苦了。”白羽瞳带着几分理解似的安慰道。

  蒋翎又笑了,忙打开便当盒,心理却也忍不住想,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家政全能白警官,一个在人设上就做饭好吃的男人,自然轻易地捕获了蒋翎的舌尖,使她很快了沉浸在了美食带来的快乐里。

  “蒋翎呀,最近是不是忙坏了。”蒋翎边吃,展耀边开始和她随口聊了几句。

  “是呀,展博士,技术科新来的的小朋友有什么事都要找我,还说是包sir的命令。”蒋翎边吃边略有口齿不清的抱怨,活像刚被后妈虐待完见到了亲人。“而且呀!都是些又耗时又无聊的玩意。”她讲食物吞咽干净又接着抱怨到。

  “唉,真是辛苦你了,对你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展耀接着说,话中所带感情竟如同感同身受。

  这让蒋翎感到无比的感动。不行,她已经快哭了。

  “所以,现在有一个有意思的案子就先只带你玩。”白羽瞳对她说,同时递给她一份资料,“把上面的事查出来。”

  蒋翎木木的接过资料,似乎对这情节的突然转折还来不及反应。妈妈,这险恶的世间的不适合您纯洁善良的蒋翎。

  她苦着脸,她认命似的打开资料,却瞬间精神起来。

  “蒋翎,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白羽瞳严肃的命令道,语气中同时带着对下属的信任。

  “Yes,sir!”蒋翎起立敬礼,这个动作带着的是一个人民警察的,信仰。

 

 

 

【瞳耀】逃避可耻但有用2

*突然察觉到这种调调不适合写同人,原著人家从小恋爱到大竹马乎竹马,我偏偏写成年后才遇见,实在扫兴。虽然我也喜欢小白无论怎样都会喜欢猫儿的这种浪漫,不过果然还是在想照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上三垒啊啊啊啊啊啊

  白羽瞳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展耀喜欢晒着太阳睡,独立的别墅较好的私密性更是让他养成了不拉窗帘的习惯,这样可以使他早早的感受到第二天的阳光。

上午,阳光正好。然而,对于刚刚从昏迷中醒来还没有适应光线强度的人来说就显得有些刺眼了。他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去阻挡眼前的光线,然后瞬间被疼痛唤醒了意识。复用另一只手以保护的姿态按在伤口周围,慢慢的坐起身来。随后,便将手放了下来。

  转而一只布偶猫跳上床,冲着他喵喵叫了几声,琥珀色清澈的眼睛像极了他的主人,“你叫什么名字?”回应他的自然也还是只有几声意义不明的猫叫。白羽瞳对自己的行为失笑。

  他失忆了,但他对自身的存在却是毫不迷茫的。他知道他叫白羽瞳,这件事现在不易被太多人知道,但是他却不记得为什么不能被太多人知道。他现在身受重伤,但是不可以报警,而同样他也不知道为何不能报警。虽然没有头部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痛感却是可以证明他受到过重击的,这应该是这种可以名为失忆的状况的原因。

  他当然也知道现在身处何处。一个第一眼就想信任的人的家里。

  他走出卧室察觉到这栋房子的主人已经不在这里,餐桌上似乎留着一个便条,他走进拿起,不由得兴味的笑了一下。

  便条上记录了几个订餐电话,并在最后说明,可以直接记到他的账单上月末结算。

  白羽瞳扫了一眼便条上的餐厅。似乎是为了照顾他这个病患,便条上的电话从店名上就能看出全部都是营养粥铺,而同样从店名上就能看出来的还有招牌都是海鲜粥。

  这个人是只知道有海鲜粥的粥铺吧。

  白羽瞳有很严重的洁癖,从来都是拒绝外卖的。即使是为了恢复体力,但在展耀几乎是摆设的厨房还是找到了米后,也还是选择自己煮一点粥。

  命运是相遇。

 

 

【瞳耀】幼猫4

*终于到了我心心念念的主线,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种卖萌文要什么主线的主线(¯.¯)

  白羽瞳自然的将展耀装到了购物车里,动作利落。甚至,在展耀来得及目瞪口呆之前就已经落座完毕。

   这样的自然反而让展耀不知从何开口,他的气恼便就这样挤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中,整个人显得气鼓鼓的。

  “怎么了猫儿?”装傻,展耀变小后白羽瞳的新技能。

  “没事。”展耀说着撒气似的拍了购物车一抓子,“快点买菜吧。饿死了。”

“遵命~”
 

  “小白,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我刚好也是。你先说。”

  “我变小这件事看似孤立偶然,并且也没什么线索,但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展耀皱了皱似乎思考了一下接着说,“sci成立以来,接手了数起案件,而可以称得上离奇的案件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

  “赵爵”白羽瞳接到。

  “没错,案件中间往往都有赵爵的影子。”他顿了一下,白羽瞳示意他接着说,“其实还有另一个共同点可以归纳,与sci有关的案子不一定关乎赵爵,但是与我密切相关的案子一定与赵爵有关。”

  展耀安抚似的握住白羽瞳的手然后接着说,“如果假设上述观点成立,那么就可以推理演绎出一个结论,这次的事件与赵爵有关,他可能想告诉我们什么。”

  白羽瞳瞬间明白了展耀的意思,“晚上回警局。”

 

 

【瞳耀】逃避可耻但有用1

*各种苏设定都有就是没记忆总裁鼠×心理医生少破案子多治病几乎原著设定喵
*玩梗
*白sir骗婚系列
你说的我都信了
*想开车,虽然可能开成灵车

  
  展耀s市医院心理医生,心理学博士,诚治大学座谈教授,s市公安局特别顾问,智商200+,绝对的业界精英。

  心理医生本来是医学领域相对轻松的工作了,然而身兼数职的展博士依然每天忙碌异常,今天也是深夜才终于忙完回家。

  一般情况下,展耀会在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便利店买些食品,如果时候早也会去附近的日料店打包些日料。而今天,展耀放弃了任何一种方式。该死的下雨天让他只想快点到达干燥温暖的地方。即使是打着伞,也挡不住湿冷的雨水。他觉得从衣服到发梢都是这恼人的潮气了。
 

  下了出租车他快步走向房门,拿出钥匙后停顿了。
 

  他家门口坐着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他的手臂半环着自己的膝盖,雨水溅在身上的泥点使他显得有些狼狈。他抬起头眼神锐力,带着沉重的防御色彩与展耀对视,十几秒后不省人事整个倒在了地上。这时展耀注意到他的右臂附近有一个血红的窟窿――一个明显的枪伤。

  相遇是命运。

  展耀看着安置在自己床上伤口清洗包扎好了的人发呆。带着这种伤的危险人物倒在自己家门口,果然还是报警吧~

  是的,我们的老干部小教授一反常态,这次竟然已经在救完人,洗完澡,喂完猫之后才想起常规做法应该是报警。

  他到床头座机预备拨打警局电话,座机电话的按键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电话嘟嘟几声即将拨通,床上本该昏迷的人却奇迹的起来了。他将电话按回卡座,“不能报警”说着身体向展耀倾了过来,又昏迷了过去。
 

 
 

【瞳耀】幼猫3

  *本文又叫逗猫欢乐多

  得不到抱一抱小展耀权利的白大哥依然顺利的开启了他的溺爱模式。童装小耀正需要的吧,现在很多成年人用的东西小孩子也用不了了吧,立即叫来大丁小丁安排小耀日常用品的采购事宜,别人家小孩子有的我们家小耀也得有!

  然而,当白羽瞳和展耀拿着身体一切正常的报告回到他们所在的公寓,开始整理大哥买来的东西时,展耀的内心却开始崩溃。

  猫咪童装,勉强忍受;
  儿童用品,可能用到;

  “这是,宠物玩具?”展耀不可置信的拿起其中的一样问。

  “没错,宠物玩具,逗猫棒。”白羽瞳努力严肃的回答。

  “这里还有幼猫仿真磨牙棒,电老鼠,猫爬架……”白羽瞳继续装成一副不在状况的样子说,好像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一样。

  展耀立即到白羽瞳身边将白羽瞳拿在手里的猫玩具打到地上,打断了白羽瞳幸灾乐祸的盘点。

  展耀自以为恶狠狠的瞪了白羽瞳一眼,跑向了卧室。片刻过后,卧室传来了了展耀说话的声音。

“大哥!我是变成小孩子又不是真的小孩子!”

“就算要娱乐我也不会玩猫玩具呀!”

  引得这边偷听的白羽瞳阵阵偷笑。待电话声一停,赶紧收敛笑容进门哄猫。

   推开卧室门展耀果然还气鼓鼓的坐在床上,“猫儿,晚上想吃什么?”

  “鲑鱼太卷,沙丁鱼卷,鲷鱼刺生,三文鱼……”展耀立刻报了一连串菜名。

  “嗯嗯,还有吗?”一边答应着白羽瞳一边暗想,都是鱼不会真的是猫变的吧。

  “想吃咖喱。”

  “不可以,对胃不好。”白sir即使一心二用也能调出展博士不可以吃的菜品。

  “哼,那就豆蔻通心粉。”

  “好。”

 
 
 

 

 
 
 
 

【瞳耀】幼猫2

  我叫王朝,现在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又或者蒋翎还没睡醒。

  我看见白sir今天抱着一个小孩子警察署,他说这小孩是展博士。

  “先去找公孙吧,大哥应该也在。”
   “嗯。”

  说着他们留下警局门口傻愣丢人的王朝走了。毕竟,,,故意说的很有爆炸性效果的目的达到了呀。他们对视一眼,眼里闪着同样的恶作剧成功的光芒。

  公孙策除去是个法医也是位研究人员,为了最新的学术研究他已经在法医实验室工作两星期了。所以,白锦堂也在这里待两星期了。就连睡眠也毫无芥蒂的睡解刨台,还非要和公孙策睡一张解刨台。

  当白羽瞳和展耀到来时,白锦堂还睡在解刨台上,而公孙则在一旁准备今天要用的解刨工具。

  白羽瞳和展耀对视一眼,脑电波一致的连接到,公孙终于忍不住要活体解刨大哥了吗?

  随后,展耀对白羽瞳歪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解释情况。

  “公孙,大哥,猫儿今天起来突然变小了。”

  解刨台上的白锦堂猛地睁开眼利落的翻身凑到小展耀面前喃喃道,“还真是小时候的小耀。”

   公孙:“有什么头绪吗?”

  两人均摇头。

  公孙:“我先给展耀做一下检查吧。”

  白羽瞳小时候没有留意过猫儿怕不怕打针但是现在看来没准是怕的。

  比如现在,正要抽血化验的小展耀身体微微紧绷当真像一直倒竖背毛的猫。眼睛也不去看针头,而在针要刺入身体时,他紧紧的闭上眼睛,小手也无意识的抓紧了白羽瞳胸前风衣的领子。

  好可爱!

  展耀本身就属于长的漂亮的类型,小展耀更是一个奶团子。如果说长大的猫会多出神秘和优雅,那现在的展耀带来的则完全是小奶猫的冲击。

  所以,在那一瞬间白锦堂回忆起了被奶团子弟弟支配的恐惧。

  翻译过来就是白锦堂是个死弟控,弟控对象是白羽瞳和隔壁小耀。小时候他就愿意整天陪着还不懂事的他们玩,后来脑子中弹失亿也没怎么影响他弟控,对弟弟几乎是有求必应。作为生活残废的他,却希望能够力所能及的照顾弟弟们的生活。弟弟去当警察了,送手枪,送跑车,现在在展耀手里的那把枪也还是白锦堂在进行子弹供应。

  “羽瞳,小耀给我抱一下”,好哥哥标兵说。
   “不给。”
    “……”

 

【瞳耀】幼猫1

*粮不够吃
*脑细胞不够用
*展喵卖萌

  为了不吵醒某只小懒猫,白羽瞳在起床准备两人的早餐时一向是轻手轻脚。早餐准备完毕小猫才会循着香气悠悠转醒。

  今天的清晨有些不同,展耀变小了。震惊中的白羽瞳清楚没有人能做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动作而不被察觉,而这张与展耀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脸也应该不属于他们未来的孩子。

  展耀,本人,变小了。

  确认完这件事后,白羽瞳还是一如既往轻手轻脚的下床准备早餐。小孩子的猫儿的话,今天准备牛奶吧,小奶猫要喝牛奶。

  展耀一如既往被白老鼠的神仙厨艺叫醒。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就是,,,what!
  清晨的第一个揉眼动作的触感,并着那明媚的阳光,他看到了自己小了n号的手。

  睡意在一瞬间消散,他慌忙的拖着妨碍行动的睡衣去找白羽瞳,一路上几经要把自己拌倒。

  正在将最后的儿童营养煎蛋放上餐桌的白羽瞳看到摇摇晃晃的展耀急忙跑过去将展耀抱到自己的臂弯里。

  “白羽瞳!我变小了!”小展耀被抱起的一瞬间看着白羽瞳的眼睛略显惊慌委屈的说,眼眶竟也微微发红,睫毛上似乎也沾染了一点水雾。

  白羽瞳意识到, 也许不只是身体变小了。

  白羽瞳贴近展耀的额头,“我们先吃早餐再一起想解决的办法好吗?你胃不好,听话。”

  展耀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对白羽瞳有着绝对的信任,似乎只要和白羽瞳一起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战胜的,一切也并不可怕。

  早餐非常丰盛,白羽瞳特意将味道调的更淡一些来适应小孩子的口味,而肉类则细心的被切成方便小孩子吃的大小。他在努力通过不让展耀感受到不便来安抚展耀的情绪。

  饭后,白羽瞳一边将小展耀抱到副驾上系好安全带,一边略带调笑的说:“小猫变成了小小猫,今早我还在想要是我们以后的孩子说不定就长成这样,像妈妈。”

  展耀的脸微微发红,几分气几分羞:“死耗子!谁是妈妈!孩子?能生你来生!”

  白羽瞳一遍发动汽车一边说:“像谁是谁生的喽,我们努力一下也不是,,,”声音戛然而止,他做不到一如既往对着还是小孩子模样的展耀耍流氓。

  白sir今天也依然是香港的好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