卟ling

自己自足,自得其乐

哈哈哈

关于我写的自称诗歌的东西的收藏量

有一个收藏,我自己点的

有两个收藏!我特意哭着求朋友点的

有三个收藏呢?

那个第三人,你很有眼光

请和我做朋友吧!

请和我做朋友吧,

这样以后我就有三个收藏量了

明白三个收藏意味着什么吗?

不出意外

lofter诗歌板块上日榜

万一没上去呢?

我就去交个朋友

我就去开party

入门下载app

手动点赞写手卟ling进门免费领取矿泉水

领到矿泉水的都去看我写同人了

我那个同人写的啊

想一出是一出

想删但是一想矿泉水都送了

不是

是越写越好了

怎么能删呢?

对得起你水涨船高的才华吗?

没错

每次都觉得前面更新的都是水

新一章可是实打实的船

泰坦尼克号

新写一段就沉了

我就不断的嘲笑自己然后自我膨胀

来回来回

也不勤劳的写到如今了

所以还是写完吧

无论如何

起码是一起开过party的关系了






青蛙

车灯的强光袭来

我在路中央

车会驶来

我不会躲过

在我鼓起时刚好驶过

压出一声不清晰的爆破

若走的足够远

我便会细细碾碎

混着泥土脱落

【曈耀】幼猫15

  展耀和白羽瞳还是决定再去失踪女性家里询问一次。


  三室一厅的标准居室对于中产阶级而言并不算小,但是就之前的人口构成而言,还是略显拥挤。


  白羽瞳和展耀特地周末才去家里调查的,兄妹两人都在家,最小的妹妹还在天使幼儿园,但是据说他们计划配合调查结束去接小妹妹回家。



  他们首先注意到家里非常干净,隐隐还有一点未散尽的消毒水的气味。


  问起,原来是失踪的女主人非常爱干净,他们也就养成了这样的消毒习惯。


  妹妹为他们准备了茶水,兄妹两人感谢他们能这么用心,再次来调查。他们都快失去信心了。然后今天的访问就开始了。



  再次访问是展耀提起的。其实大部分的信息他们已经得知了,包括梁佑和梁芳在学校里的事。


  哥哥梁佑是因为是知名辩论赛最佳辩手,直接保送诚治大学法律系的。但生活中为人亲切并不会咄咄逼人,和同学们相处都很融洽,应该说是很受欢迎。



  妹妹梁芳成绩优异,被评价是性格开朗,虽然成绩还不错,但是其实很多时候做事都马马虎虎,不拘小节。


  小妹妹梁心怡患有自闭症和小儿麻痹症。周末经常是由哥哥姐姐去接她。


 

  父亲梁富山在中间也回来配合调查。他是产品推销员,长年在大陆各地出差跑业务。他们是在梁佑初中时结的婚,他进入这一行后家里就多是妻子在照顾。



  展耀问是否方便参观一下各个房间,兄妹两人同意。


  参观下来的整体感受依然是,家里非常干净。兄妹两人的房间都非常整洁。父母的房间的家具已经被他们用白布罩起来了,在得到允许后,白羽瞳掀起白布查看,看看是否能找到什么线索。妈妈看起来是一位非常爱美的女性,柜子是摆满了化妆品,衣柜里大部分衣服也是她的。东西过多即使是在会整理也还是会显得有些乱,但是她已经整理的很好了。



  小妹妹的房间是这个家里唯一有些乱的地方。展耀问起,哥哥解释说,从心怡出生起还在上小学的梁芳就时不时给小妹妹带礼物后来他也会带,慢慢的东西就多了,等小妹妹大一点自闭的特征就表现的明显了,她不喜欢她放下的东西换位置,所以一般是不整理的。



  调查结束后,白羽瞳和展耀顺便开车带着兄妹两人去幼儿园接小妹妹,兄妹俩人礼貌的道谢后进入了幼儿园。白羽瞳开车要走,展耀拦下了他,“等一下。”



  车子开到相对隐秘的拐角,兄妹俩人出来时,依然是和王朝初描述的那样由妹妹抱着小妹妹,哥哥似乎想帮她接过小妹妹但是似乎被拒绝了。于是他收回手,跟在妹妹身边,三人一起向马路走去。


  “猫儿,你是有什么想法吗?”白羽瞳一边观察着兄妹三人一边问展耀,但是半天没听到声音,他转过头看展耀,展耀这才回答了一个有字,然后累极似的闭上眼,笔直的向前砸去。



  白羽瞳赶紧接住他的头,将他的头靠在他的肩上然后开车去医院。



  “精神长期过度疲劳引起的休克。”



  猫他为什么会长期精神过度疲劳。白羽瞳心莫名的慌了一下。



  展耀这次又昏睡了一整天。醒来时便看见白羽瞳在盯着他,眼睛已经熬红了,整个人也显得有些颓废。


  “小白,,,”


  “你醒了,先喝点水。”白羽瞳将展耀扶起一点,又细心的在展耀身后垫了个枕头让他靠的更舒服一点。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展耀对白羽瞳歉疚的说。


  白羽瞳摇了摇头,他看着展耀停了很久终于说话了,“我去找赵爵了。”


  展耀瞳孔骤然一缩,那是人类恐惧什么时的招牌表情,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白羽瞳还是捕捉到了。


  展耀的表情下意识的重新维持成平静的样子,即使他知道白羽瞳也许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有些事也许就像做梦,有些梦也许就是真的。在梦中有一个黑猫像极了展耀。


 


 


【曈耀】幼猫14

  香港很少有长久太平的时候。自上次sci破案以来,警局积压的许多悬案有了结果。他们刚喘口气,新的案子又来了。



   又是一起失踪案。失踪人是一位四十二岁的女性,来报案的则是三兄妹,一个大哥两个小妹,最小的妹妹看起来应该刚会走路不久这会儿被姐姐抱着又熟睡了过去。



  他们还是被王朝带进警局的。午休过后便见到这三兄妹在警局门口晃来晃去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王朝看他们的样子自然上前去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


  兄妹俩互相看了看,最后姐姐对王朝说,“我想,我妈她失踪了,”说到此处终于忍不住哽咽。一旁的哥哥赶忙安慰。哭声惊动了怀里的小妹妹,哥哥便将小妹妹接了过去抱在怀里。



  “别着急,先进去慢慢说。”王朝说着护着他们进了警察局。



  来报案的是梁姓三兄妹,大哥叫梁佑是诚治大学的学生,姐姐叫梁芳就读诚治的附属高中,小妹妹叫梁心怡,三岁,就读天使幼儿园,一个专门面相残障儿童的地方。



  他们是重组家庭,失踪人是梁心怡的生母。父亲长年在外出差,一年也就能回来一两次。



  “我妈她老家不是这边的,她是山东人。每年她都会回家住一阵子,今年也是。可是今年她去的格外的久……”女孩说着便忍不住呜咽了起来,说的话也听不清了,半天她才缓和住情绪,说的话也是能被理解的成句了,“本来她住久一点也没什么,但是因为心怡的事,我打电话就她打电话。我给她打电话就不通了。我没有有她家那边的电话我就让我爸打,结果那边说她根本没回去!”女孩儿又无声的哭了起来,但是好在断断续续之中,大意是表达清楚了。



  “那你们爸爸呢?”



  “他还在外地,他打算顺便去我妈老家那找一趟,让我们先来报警。”



  “你们能回忆起她离开的日期吗?”



  “九月初,但是具体哪天就不能记得清了。”兄妹俩对视一眼这次是由哥哥开口说的。



  “好的,你们先回去吧,我们立刻着手寻找。”王朝保证道。



  听到这个,女孩儿的眼泪停住,她看着王朝正式的鞠躬,“拜托了。”



  sci内蒋翎叼着根棒棒糖啪嗒啪嗒的打着键盘,王朝手里捏着根尺子比比划划和同事讲这件事。



  “但是,普通的失踪案一般不会移交sci就是了。”王朝说。


  “他们这父母也真是不负责任,就留三个半大孩子在家,也放心。”马韩心直口快的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王朝一副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一般晃荡着脑袋说。



  本来这事情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是半个月后,这个依然未告破的案子正式移交sci,以求突破。





 

 



 


【润玉×罗云熙】两个人(四)

  “旭凤独自面对穷奇我不放心。”


  罗云熙今日醒来见到润玉,便见他踌躇不已,欲言又止。现在他终于对他说出他所担心的事情了。


  润玉对身边人都很好,更何况是自己的弟弟,且旭凤前几日刚和润玉一起把酒言欢,又送致伤良药,言之,恐兄长遭人非议,未及更衣,急至解围。罗云熙想润玉是领情的。在这天界之中即使是一点点善意,润玉也一直拼命守护不惜粉身碎骨。

 

  但是罗云熙知道,他可不是担心兄长立刻回来了,他先是为谈恋爱做了准备,又去魔界打了一架,还回了一趟栖梧宫然后才回来的。这是他当时看剧本就想吐槽的了。不过现实不是剧本,也许他的确是挂念兄长立刻回来了呢。



  他也应该挂念着,他失踪这段时间几次三番天后都意欲致润玉于死地。那天帝也一向不闻不问,似乎润玉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便是尽了做父亲的责任了。



  但是润玉知道此次之行凶险,想要去帮助他的弟弟。



  “穷奇乃上古凶兽,非旭凤一人之力能应付的。但我若去,便是将你至于危险之中了。”



  “习得仙术以来,我可离开你的距离实际上是越来越长了。我远远的躲着应该是没问题的。”润玉的担心是有道理的,那剧本虽不可尽信,但至少迄今为止都是对的上的。原文中便是集二人之力才勉强封印穷奇的。若旭凤因此而殒身,以润玉的性格,怕是会痛苦一生。


  润玉又想了想终于点头,“好。”



  “对不起云熙。让你和我一起经受危险。”



  “怎么会?我一定有多远躲多远。”罗云熙笑道,一副我可是很无情很冷漠的样子。



  这让润玉忍俊不禁,他伸手揉了揉罗云熙的头发,“好,云熙有多远躲多远。”



  魔界昏暗,连魔界人民也偏爱暗色系的衣饰。润玉这一身白衣显然是不合适了。润玉找来几身不同款式的深蓝色衣服与罗云熙两人换好。



  润玉看着眼前罗云熙,虽是凡人,可是来天界以来连头发丝都没长过,难道是天界的营养不好?



  关心则乱,也许这将是润玉一生中最智障也是唯一智障的时刻了。



  润玉摸了摸罗云熙的头和自己的身高比量了一下,不无担心的说,“云熙来天界以来就没长高过,不若我们这次便顺便去寻寻这个中原因吧。”




  罗云熙听此,仰头看了看高自己大半头的润玉不觉咬牙切齿,“夜神殿下,我呢,在人界已经30了,不会长个了!”




  听此,润玉不由惊讶,分明是少年的模样,原来已经是而立之年了吗……他见罗云熙还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看着他,忙打住思绪。



  “实在抱歉,”他忙拱手道歉。



  “哼。”罗云熙别过头不想理他。



  “这样吧,我以此物作为赔礼可好?”




  罗云熙寻着润玉的声线看去,润玉手上拿着一个流光溢彩的半月型物件。




  “这是,”他牵起罗云熙的手,将那半月型的物件放在罗云熙手上,“我的逆鳞。”




  罗云熙惊讶的抬头看润玉。




  “给云熙作为赔礼可好?”润玉垂眸与罗云熙目光相接,眼里包含着饱满的已无从遮掩的流溢出来的深邃的温柔。像星空像海洋。



  罗云熙一惊,手也抖了一下,却被润玉抓紧,将他摊开的手掌合拢。然后,放开了他的手。



  罗云熙看着手中的逆鳞有些不只所措,若是他没看错,他应该就是没看错。

 


  乱了,乱了。

  罗云熙需要静静了。

 

银河

时光在神的指尖流过

星星点点

逐渐汇成璀璨的银河

那是众生的过去,现在,未来

亦是神的永远

星子们各有各的闪烁

银河无限蔓延却如同静止

也许

当什么被称为永恒时

这一刻

它便不复存在了


【润玉×罗云熙】两个人(三)

用爱发电!

  旭凤回来后不久,罗云熙第一次遇到了锦觅。

  自从上次润玉重伤后,在罗云熙眼里润玉就一直是一个病号。原因无他,单单看润玉病中的表现便可知。所以,润玉自己觉得没问题了一定不可信的。

  有一种重伤未愈是罗云熙觉得你重伤未愈。

  罗云熙不知道可以为润玉做些什么,他单知道润玉喜欢喝茶,于是便每日泡茶给润玉。润玉也没有阻止他。

  他便是端茶给润玉时遇到锦觅的。

  她说:“你们长的真像呀!”她的语气欢快雀跃,像是一只惹人喜爱的百灵鸟,然后她又说润玉的尾巴好看,叫他小鱼仙倌。

  这时罗云熙才反应过来,此人是锦觅。原文中润玉怎么追都追不到的花神之女。

  罗云熙不知道这里是否和他的剧本一样,不过他看了看“放鹿的夜神”,也想起了他的尾巴,突然想他要是真的是小鱼仙倌就好了。

  锦觅送给他们红线后离去。

  她走后,罗云熙斟酌了一下问润玉:“你觉得她怎么样?”

  润玉只答了一句,“很好。”就没有了下文。

  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罗云熙暗想,虽然罗云熙自己在感情方面一向是不强求的,但也知道就算是提醒,感情这东西也不是单薄的提醒能阻止的。

  “这红线于我无用,便转赠于你吧,”润玉说着轻轻拉起罗云熙的手将手中红线仔细的系在罗云熙的手腕上。然后他端详了一会儿,轻笑了一下声后说“原来现在对你也没用。”

  “我不是凡人了吗?”

  “大概是你比较特殊吧。”

  神仙们过的是清心寡欲的生活,天界的时间也显得格外的漫长。也许也不是显得漫长,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真的漫长。

  润玉见罗云熙无聊的紧,想了一下说,“我教你仙法可好?”

  “我是凡人也能学会吗?”

  “大概是能的。你来此处也有些时日了,这仙食仙露自然也养的你多了一份仙缘。这可是比凡界修仙要快多了。”

  罗云熙的眼睛亮了起来,仙法在他看来等于超能力,哪个人不幻想自己有一天拥有超能力,而他现在似乎是有机会?

  罗云熙跃跃欲试。

  学习仙法并不容易,尤其对于凡人还有一层心理障碍需要克服,他们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

  “云熙,放松。”润玉安抚运转灵力过度紧张的罗云熙,将自己的灵力探入罗云熙体力帮助他运转。

  终于,罗云熙顺利将灵力运转了一周天。

  “我成功啦!”罗云熙开心的从坐位上跳到润玉面前很是欣喜。

  润玉见他这么开心的样子自然也跟着开心。

  “你且跟着我灵力运转的方式,我们试一下飞行术。”

  在完全弄懂了灵力运行的方式后,这些灵力的使用千变万化实际上也不难。

  润玉博学,讲解的透彻,又是手把手的带着罗云熙运转灵力,使罗云熙的基础十分扎实,如今用起飞行术来竟然是得心应手。

 

  “云熙很聪明。”润玉夸奖道。

   这听得罗云熙不觉脸红,人类都喜欢被认可夸奖,甚至会认为那夸奖的话便是事实,这本没什么可脸红的。

  只是,罗云熙学习的这段时间,每日都听着夜神殿下的花式夸奖,就是再自恋也明白不能尽信了。

  润玉鼓励罗云熙的方式就像是鼓励一个吃饭终于会自己拿勺了的小孩儿,虽然依然吃的到处都是,但是光是会拿勺就值得欣喜。

  而现在回忆起来,罗云熙当时真的像个不会自己吃饭的小孩子一样骄傲喜滋滋。

  黑历史啊!润玉能不能忘掉他学习过程中的某些炫耀等夸的举动啊!

 

  但其实,润玉的所有表达都是绝对真情实感的。润玉自己是自学的仙术,没有人教过他。他独来独往也没有教过别人,所以,唯一的弟子罗云熙自然就是最最聪慧的弟子罗云熙了。只要罗云熙没有笨的令人发指夜神殿下应该就是发现不了罗云熙学的慢的。而且就算真的慢,润玉对罗云熙有足够的耐心,他不在乎罗云熙学的快慢。

   如果,他愿意学,他便愿意教他,一直到永远。

  此刻,布夜后的夜神,坐在桌前独饮,罗云熙已经睡了,只有魇兽跑前跑后很是活力四射。

  润玉便想着罗云熙是这般总是很有活力的鲜活样子。

 

  魇兽最终在润玉身边停下,歪头看了看他的主人,吐出了一个梦境。

  罗云熙的梦。

  梦境在所见所思之间来回变换。他梦到了他以前的生活,拍戏休息回家看父母,父母给他做了一桌子的菜,和他谈他的工作,又是嘘寒问暖问他的生活。最后,他们吃过晚饭后,罗云熙玩了一会儿游戏便去睡觉了。

  这应该是他以前的日常生活,平静幸福,多姿多彩。而如今却在这寂寥无情的天界。润玉想起了罗云熙谈起他的世界时他欢喜的表情,也许他是在怀念。

  云熙应该一直很不安吧,他只是自己忍耐着不说罢了。

 

 

 

【润玉×罗云熙】两个人(二)

  罗云熙将润玉的一只胳膊抗在肩上扶他回璇玑宫。润玉伤的太重,暂时怕是使不得仙术了。那富丽堂皇的宫殿早已淡出了视野,只是璇玑宫偏远,这里离璇玑宫还很遥远。


  路过一亭榭,润玉示意罗云熙将他放下来休息。此处邻水而建,柳枝婀娜的影和反射着水光都刚好印在亭榭朝阳的一面。润玉便坐在这里。光影皆虚幻之物,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此刻这水光树影笼罩在润玉身上,使罗云熙产生一种润玉也是这般脆弱易逝的感觉,心里猛的纠了一下。


  “可以和我说说你的事吗?”润玉问,但语气并非咄咄逼人,他只是想听。


  罗云熙便和他讲,讲他的世界讲他的生活。


  润玉听的很认真。


  罗云熙讲了他喜欢的游戏,当他讲他三年级第一次逃学玩游戏时,看到润玉眼里含笑的追问他然后呢时,罗云熙忍不住打趣。



  “你是神仙,你不能算出来吗?”


  “本来是能的,”润玉答。


  罗云熙立刻想到刚刚殿上润玉为救自己刚刚受了重伤的事,很是愧疚。


  见此,润玉忙说,“不是因为这个。所谓神仙能掐会算,也不过是算那早就注定了的天机,天机不可泄露所以神仙是算不出自己的因果的。今日,你与我机缘已深我便算不得你的机缘了,”他不希望他因此愧疚难过。


  “就没有神仙什么都可以算吗?”罗云熙好奇。



  “也有。就是所谓的大罗金仙,但是他们与其说是仙,不如说更接近道本身,所以,看破不说,随时都准备好了以身殉道,”说到这里润玉停顿了一下,“还是和我说你的事吧,后来呢?”


  “后来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教训到怀疑人生就不敢逃课喽。”罗云熙摆了摆手做无奈状。


  听到这儿,润玉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后来我还是喜欢玩游戏,当了演员之后也一直玩游戏,还因为这个错过了不少资源。不过我应该是娱乐圈英雄联盟段位很高的选手了。”他不无得意的说。


  “英雄联盟是你那个游戏的名字?”润玉问。


  “对。”罗云熙点头回答


  “若有机会你也带我玩游戏可好?”润玉又问。


  “好,到时候带你飞。”


  润玉听到他的回答似乎很开心,苍白的脸色也显得好了许多,就好像得到了一个无比珍贵的承诺。


  润玉珍重的样子让罗云熙突然有些心疼,他忍不住想,润玉明明值得所有最好的东西,而不是向现在这样连一个莫须有的承诺都如获至宝似的小心安放。


  “我还可以带你去我们那里旅游,那里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他希望他更快乐一点儿。


  “好。”润玉答。


  有休息一阵后,润玉提出要带罗云熙飞回璇玑宫。


  “你的伤没问题吗?”


  “无碍。”

 

  罗云熙不懂仙术仙法,但他明显看出,使用仙术回璇玑宫明显让润玉的脸又白了几分。


  “怎么办?”罗云熙问,他有些着急,神仙难道没有什么治病疗伤的特效药吗?


  “不必挂心,我性属水,随我去寒池休息一下可好?”


  “好,我这就扶你去。”



  寒池就建在璇玑宫中,池如其名,水冷刺骨。罗云熙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自己在此疗伤便好,你且去休息吧。”


  然后,润玉见罗云熙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回到宫内。他显出真身,银色的龙尾泡在池中,放松的舒展了一下。


  润玉开始给自己疗伤,过了一会儿,他猛的睁眼回头,想要收起龙尾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到罗云熙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乱糟糟的穿了许多衣物又裹着厚厚的毛毯,手里拿着托盘愣在原地。他听到罗云熙呢喃,“真美……”,然后似乎回过神来,见他看他耳尖便红了。


  “这里好冷我给你倒了些热茶。”


  这一刻心中的冷千万年的冰寒似乎都暖了。


  “谢谢你云熙。”

 

 

 

 

野兽

我不想穿衣服

不想留头发

吼叫就好

不想说话


【润玉×罗云熙】两个人(一)

1、润玉攻×罗云熙受

2、罗云熙真的是小可爱呀

  润玉看着眼前衣着怪异的短发少年,少年也看着他。

  “道友可是走错了地方?”润玉开口问,他心里有千万猜测,或者说是的确发生过的,无非就是天后派来的目的各异的人。

  “我想是走错了,可我甚至都没走,”少年的声音显得有些沮丧。然后,罗云熙看着眼前这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问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是润玉吗?”

  事情似乎和他想的不一样,于是润玉点了点头,准备静观其变。他本应更加警惕一些的,但是这个少年实在给他一种无害的感觉。

  “我叫罗云熙,是一个人类,我唯一能想到的我会到这里来的理由是前段时间我接了一部戏,戏里我饰演夜神润玉。”罗云熙叹了口气继续说,“而且我好像不能离你太远。如果离的远了就像这样,”他说着向前走去,当走到大约璇玑宫大门处时,他的手开始变得透明,于是他赶紧又回到了润玉身边。

  罗云熙觉得自己是了解润玉的,他喜欢这个角色,反反复复的揣摩,最终在荧幕上出演,这其中花费的心血不可谓不多。所以,如果他不是他所知道的润玉亦或者是其他人,这般可疑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放过,但他若是润玉……

  “你便留下来吧。”

  有好生之德,不会忍心一个生命就这样消逝在自己面前的。

  真正的天界景色是再逼真的影棚都不能比拟的。璇玑宫很冷清,可对于罗云熙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亲眼见证一摘即逝的云之花,恢宏巍峨的云上宫殿,还有就是带着魇兽布夜挂星的真正的夜神殿下,一切都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所以,即使罗云熙努力降低存在感,他的雀跃也无法掩饰。他是想这么做的,降低存在感。将心比心,他本就是一个陌生人现在必须呆在润玉身边,所以断不会自封客座,过于打扰别人的生活。润玉心灵剔透,自然也看得出罗云熙行为背后的目的,但是也看得出他的确对天界充满了好奇。

  他合上手中书卷对罗云熙说,“我日里无事,你可愿意随我四处走走?”

  “好呀!”

  四处走走当真是四处都走了,罗云熙开始还坚持走走,他舞蹈演员出身,排起戏来也总是连日奔波,体力还是不错的,可是肉体凡胎终于再也走不动了。润玉这才意识到他与自己不同,忙带罗云熙去休息,心里些歉疚。

  “这九重天上的景致真是无与伦比呀!”罗云熙感叹。

  听到他这样说,润玉明白他这是在表示感谢,不由微笑。

  两人休息的差不多了,便预备回璇玑宫,罗云熙是需要吃东西的。来到这全然陌生的地方本应该是困苦的,但是因为润玉,他现在倒像是出门旅游度假休闲。

  他们回到璇玑宫,看到有天官等在那里,是天后的人,让润玉速带着罗云熙去见她。

  润玉眼中暗光转瞬即逝,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罢了。

  “知道了,我随后就到。”

  天官离开,罗云熙看到润玉表情重新变成好看的微笑,“你先吃东西,”他说。

罗云熙点了点头。

  罗云熙吃饭时,听到润玉对他说,“不要怕。”,然后他好像就真的安心下来了。

  天后的宫殿与璇玑宫很不一样是富丽堂皇的气派,天后坐在高阶上远的几乎不可见宝座上,居高临下。原来不用表情动作也能表达藐视呀。罗云熙心想着,天后便说话了。

  “夜神!你可知罪!旭凤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你身边平白多这来历不明的人,你如何证明这不是你做的!”天后高声喝到,末尾狠狠的拍案而起。

  “此事确实与儿臣无关,儿臣早已解释清楚,至于此人,他是儿臣的伴生精灵唤云熙。”

  “什么伴生精灵,我看是你胡编滥造的吧!”说着琉璃净火便袭向罗云熙。

  润玉忙将罗云熙挡在身后。琉璃净火与润玉属性相克,本就不易对付,偏偏天后这火是用了十成十的仙力的。

  原因很简单,看到罗云熙与润玉极其相似的长相,她不是不知道润玉所言极可能是真的,但是正因如此她才更要杀死罗云熙,无论他是奸细还是伴生精灵,杀了他对她只是有益无害的。

  “夜神!你在抗命吗!”

  润玉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抵抗天后的琉璃净火。罗云熙看到润玉额头上开始冒冷汗,终于润玉吐血单膝跪地。罗云熙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伴生精灵,他甚至和润玉什么关系都没有。

  终于在天后不是对着润玉身后的他,而是对着润玉准备使出致命一击时,天帝赶到。

  润玉得救了。